宜春怎么样治疗近视眼,宜春怎么样治近视眼,宜春怎么样治疗近视

[报料热线] 2239110/18898898855

宜春怎么样治疗近视眼,

原标题:我心中的上海教育2030征文|教育意义探索:如何帮助学生找到自己的使命感

17岁时,我登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此前我已在香港度过2周,为这次行程做准备。除此之外,那是我第一次来到亚洲。当我们的飞机落地时,外面正下着雨,出租车载着我们离开了机场。我对中国最初的印象是,绿树成荫的大路小路上到处都是自行车,五彩缤纷的雨衣披在骑车人的身上,盖住了他们车前的小车框,这一景象至今仍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还记得花花绿绿的人流发出刺耳的声音,令我不禁瞠目结舌,当时庆幸自己及时坐上了出租车,而这只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开端,随之而来的是一场长达数十年的认识中国之旅。

自那个8月的下雨天起,我的中国之旅已走过了很长的路,期间我花了一些时间思考自己走过的路,回想起自己经历过的点点滴滴,这些经历会透露我是谁、我此时在哪里……谁也没想到我会对中国感兴趣,继续学习中文,并有幸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了许多年。但要说1994年的北京之行改变了我的生活,也并非言过其实。

发现使命感,有助获得快乐

关于上海教育2030,我们需要考虑到很多有意义的方向。我想我们都认同一点,即上海的教育事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功,这值得我们将其放到时代背景下去探索。但考虑到城市教育不断强化的潜力,我希望针对指导在高中生的人生阶段中所扮演的角色分享一些个人的想法,其中一些建议来自国际课程层面。

大多数父母的初衷和期待是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快乐,但如何才能获得快乐?事实并非如此简单。我们怎样才能帮助学生获得快乐呢?答案在于实现教育的意义,并帮助学生发现自己的使命感。如何定义使命感?《生活目标》(Purpose in Life)一书的作者Kendell Bronk将使命感定义为专注承诺、个人意义、目标导向以及超越自我的愿景。对于教育工作者来说,更重要的是,如何帮助学生们实现他们在生活中的使命感?

虽然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哪些经历或具体支持可能提高学生发现其使命感的能力,但我相信,导师及其引导是致力于揭开学生使命感,并让学生获得快乐的重要一环。像班级管理、升学指导和职业指导等,这些领域适合在上海学生中引入高中和高等学习经验。每个领域都有基本的管理角色,像班级管理层包括课堂学习成就、纪律和行政任务;职业指导基本要求需要老师引导学生完成从准备简历到找到适合的职业方向的申请流程。与开发使命感直接相关的是内在动机,而不是成绩和考试分数等外在的激励因素。对不堪重负的学生来说,由于班级导师常常是他们的第一道防线,指导性培训可为班级导师提供一些策略,通过更健康的应对压力的管理方法来帮助学生。高中升学指导过程中一个至关重要的元素是帮助学生学习与现实生活对接,有助于他们更好适应大学学习这些长远目标。而高中阶段职业指导可以帮助学生思考他们希望寻求怎样的人生,指导他们去拥有一种超越自我的使命感视野。

尝试不同事物,独立做好决策

能与各个年龄段的学生共同努力是一种天赐良机,但对许多高中教育工作者来说,我们面临着青春期到成年期学生管理的独特背景。时间长、任务难、倦怠感,这些挑战对学生来说很普遍。在高中之前,很多学生总是将自己与他人作比较,这是可以理解的。但随着他们在高中阶段的发展,他们需要开始制定自己的目标并确定自己的使命感。虽然学生们常常以为自己可以坐下来“想出”他们的激情或使命所在,但他们仍有必要尝试不同的事物并积累经验,这有助于他们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这个道理很简单,如同他们会沉迷于阅读一本自己十分感兴趣的书,或在家附近参加一项新活动或计划到他们一直想去的某个地方旅行。

根据观察,许多学生上了高中以后习惯于别人为他们安排好一切、为他们做出决定、填写表格等。但对于以国际高等教育目的地为目标的学生来说,任务的所有权无论大小都要由学生自己承担,这点非常重要。他们仍然需要指导,但这种指导需要支持独立决策。

我一直认为,学生们会感到疲惫不堪,但如果他们了解自己的使命感,并以此看待自己正在做的事,他们就不会累到难以前行。每个人都需要花时间去思考他在意的是什么、他希望花时间和精力去达成的是什么……有时很难明白像“使命感”和“激情”这样大的课题,但根据经验我知道,如果你不断前进并挑战你自己,你就有更大的机会来实现有意义的目标;相反,如果是对你来说毫无意义和价值的东西,你就很难有动力经受住一段艰难的时期。

当我第一次给美国学生上中国课时,他们中很多人都对我说,我一定很聪明,因为我能够学习如此难学语言,他们在开始上课前就已心生挫败感。我会告诉他们,我发现学习汉语有多难,并与他们分享学习经验。我第一次来北京的一年后,我有机会再次回到北京语言大学入读暑期课程。此前我在布朗大学学过中文,但成绩不太理想,因为我觉得普通话真的很难学。那次旅行中,我遇到了父亲一位在纽约的北京同事,他的英语讲得非常棒。我问他怎么学会说这样一口流利的英语?他告诉我,在他开始阅读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诗歌前,他也不喜欢学习英语。我小时候就学过罗伯特·弗罗斯特,我发现非常有趣,鼓舞人心。通过语言来了解一种文化特别有意义的层面,这一认识成为我前进的指导原则。就个人而言,正是因为对中国历史的兴趣,我有了学好普通话的动力。正如罗伯特·弗罗斯特所写到的,23年前在北京的那个雨天里,我发现“人迹罕至的路”为我带来了意义,但使我发现自己使命感的是一路上积累的经历和成长道路上他人给予的指导。 (作者Brantley TURNER系上海七宝德怀特高级中学美方校长)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徐瑞哲图片编辑:邵竞

作者:龙梅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粤首家医院实现"医药分家" 持处方单院外捡药
编辑:星蕾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